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淫亂的我與性福的家庭(01-04)
淫亂的我與性福的家庭(01-04)

 

--------------------------------------------------------------------------------第一章「誘姦弟弟」

各位好,小妹我叫陳幼遙,同學都叫我幼幼或遙遙,但是我其實有點討厭人家叫我搖搖,因為人家胸前只有微微隆起而已一點都遙不起來……討厭人家在說什麼啦!

身高呢,一百三十多公分,身材呢,嬌猩愛,不是人家自夸,雖然沒身材但是人家自認臉蛋長的可愛,長髮綁成兩束馬尾叫一聲「葛格」絕對可以迷死一群人!

今年十三歲剛升國一,有一個十七歲的高二哥哥跟十歲剛要升小五的弟弟,雖然人家現在才十三歲而已,不過卻早對性方面有很大的興趣。

說起來都要怪國中的同學啦,說什麼:「回家用電腦的時候,搜尋AVI或是MP4或MKV,就可以看到色色的影片。」

結果在前幾天的時候,我假裝要使用電腦借了哥哥的房間(我們家除了哥哥與弟弟外,還有爸爸跟媽媽,不過房間只有三間而已,所以是哥哥一間,我與弟弟睡一間,爸爸媽媽睡一間),這時候我可以說是很緊張很緊張……

在確認弟弟、哥哥跟爸媽都沒來後,我偷偷的把門鎖上,然後打開電腦。

「是搜尋AVI檔還是檔名啊?找不到啊……」

人家真的是個電腦白癡,只好打電話求助死黨兼損友了,畢竟就是她告訴我的。

「喂……啊,等等,啊啊,等,哈哈……哈……討厭,終於結束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令人眼紅心跳的聲音,讓我臉頰有點發燙,我只好裝作若無其事的聲音問:「小美,問你哦,電腦怎麼搜尋啊?」

「呼……幼幼?妳終於有」興趣「了?」小美話中有話,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為了我的矜持(還在嗎?)我只好假裝一下了。

「就……如果真的有的話,我要告訴爸爸,然後我就有零用錢了!耶!」

「少裝了,Ctrl加上F,一起按哦。」

「西踢啊A囉加上A夫……啊,有了!」我照著小美的指示開始敲著鍵盤,結果真的搜到了好多影片檔,有些檔名還直接打出「兄妹」「鄰家大姊姊」「誘姦」「騎乘」等明顯字眼,這讓我看得臉頰又開始發燙了……

「找到了?快看快看,記得告訴我有沒有碼。」

「馬?什麼馬?」

「吼,就是馬賽克啦,妳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為了女性的矜持(快要沒了)所以我只好……

「可是這些影片的片名,好像是最近的卡通,內容也很正常的說。」

「什麼啊,妳哥真的無聊耶。」小美說完就掛上電話了,至於掛上電話後她又去「做」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與小美結束通話後,我點擊了其中一部名為「XX兄XX妹妹X不倫XXX」

的影片(有一堆日文看不懂),影片中,女生的年紀跟我差不多大,一開始女生好像跟她哥哥互相親親,接著哥哥脫掉女生的衣服……

「幼幼!妳在家嗎?」忽然,門外傳來哥哥的叫聲,我瞬間縮小視窗跑去開門。

「什麼?」

「幼幼,我現在要跟同學去打球,會晚點回來,幫我跟媽說一下。」哥回來放了書包後,又出門去了。

心臟到現在還在高速跳動,好險……

我喘著氣回到房內,再次鎖上門,接著恢復視窗。

男生把女生的衣服全脫光後,鏡頭移到女生的下面,完全沒有毛,跟我一樣耶。

記得好像有一次小美問過我們長毛沒,我搖頭說沒有,結果小美好像不敢相信。

此時男生把女生的下面掰開,露出粉紅色的內側,接著竟然去舔!

女生此時好像很舒服的表情,我也在這時候脫下內褲,伸手去慢慢撫摸,有一種好舒服的感覺。

這時候,男生也把褲子脫掉,露出底下好長一根(後面才知道小美都稱作肉棒),接著女生好像津津有味的吸著那根,表情很享受的樣子。

女生有舔有吸,這時候男生突然大喊一聲後,按住女生的頭,結果拔出來的時候,女生嘴巴裡面有白白的水(人家後面才知道這叫精液),鏡頭看了一下後女生就吞了下去,這時男生開始完女生的下面,先是一根手指頭插進去,接著第二根,之後兩根快速的抽差。

「原來下面……可以插進去?」

我從原本的撫摸,接著學影片慢慢的把食指插進去,插進去的瞬間彷彿有一到電流傳來,這感覺是比撫摸還要舒服好幾百倍!

之後就是第二根手指頭……

「唔……嗯……嗯嗯,啊……」聲音自動從嘴巴傳出,很舒服但是感覺還不夠……

這時候男生將下面那根塞進了女生的下面,看到這邊的時候我突然嚇到停止(我後面才知道這叫自衛)動作,這個長一根竟然塞進去了?

男生一邊抽插,一邊撫摸女生那個跟我差不多大的胸部,女生也舒服的嗯嗯啊啊的叫,此時我拿起旁邊的筆,試著想像那是男生的下面,另一手跟著摸起自己的胸部……

「嗯……人家還要……還不夠……繼續……」

⊥在好像有什麼要來的時候,聽到門外的弟弟喊「我回來了!」讓我瞬間穿起內褲關掉影片關掉電腦,然後跑去開門:「小平,你回來啦?」

陳平祥,人家的小五弟弟,很可愛!

只見小平跑過來嘟嘴說:「吼,姊你又偷玩電腦?」

「人家才沒偷玩,剛剛是在查資料。」姊姊真的沒偷玩,的確是在查資料。

「哦?對了,姊,今天有女生說喜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歡我耶。」

噗!聽到這邊我差點摔倒。不過為了姊姊的矜持(早沒了)我還是故作鎮定:「真的?那你怎麼回?」

「我回說對不起,妳是個好人,但是我有喜歡的人了。」

撐住啊姊姊的矜持!

「喜歡誰啊?告訴姊姊吧?」

「才不要。」

「妳這小鬼吼!」我一把抱住了小平,搔著他的頭髮,突然小平瞄到桌上的筆……那隻我剛才用來自慰的筆……

「這筆怎麼濕濕黏黏的?」

姊姊的矜持快想辦法啊!

我一把將把搶過來說:「這個是姊姊在學校用到臟東西,還沒拿去洗,小平你回來先去洗澡吧!」

「喔。」

順利半哄半騙得把小平哄去洗澡後,我才鬆了一口氣,接著走去廚房把筆洗干凈。

雖然小平很可愛,不過身為姊姊的我也知道小平最近的事情,有時候是偷偷拿我的內褲去聞,有時候是裝睡偷看我換衣服,所以依照姊姊的智商,難道小平喜歡的是我!?

想到這突然又讓我臉頰發燙,如果小平喜歡我,那我就……那我就……

我在此刻做了一個很大膽的決定,就是我決定誘姦我的弟弟!

意思就是,要把弟弟的下面塞進我的下面,此時我的左手忍不住伸到下面去撫摸,不知何時開始滲出黏黏的水,卻也越摸越舒服。

「啊……小平……可以哦……」不自覺的叫出了小平的名字,一手伸入小穴一手撫摸著胸部,速度越來越快喘氣也越來越快……

「姊我洗好了。」

「哇啊!」我瞬間停止動作恢復原狀,緩緩轉頭:「啊……那換姊姊去洗好了……」

又是那種好像有什麼要來(人家後來才知道這叫做高潮),然後又被停止的感覺,連續好幾次了……

「唉……」拿好浴巾進到浴室後,我脫光衣服坐在馬桶上,要拿面紙的時候發現一本小漫畫放在那……

封面是一個女生全裸。

「……這,是誰的?」

不可能是哥哥,我記得我回家時有上廁所,并沒看到這本,所以是小平在剛剛洗澡的時候偷看的?

忍不住好奇心,我將漫畫翻開,一打開就看到兩個小學生在教室做愛,我臉紅的快速翻閱完整本,感覺下面又有點濕了……

「裝作沒看見,裝作沒看見!」我興奮的說著,因為我決定在晚上執行誘姦弟弟的計畫了!

在天時(晚上)與地利(人家跟弟弟睡同一間房)再加上人和(弟弟可能喜

歡我)的情況下,我決定開始這大膽的計劃……

「我關燈囉。」

「嗯,姊晚安。」

我走進門旁邊,關掉電燈的開關後,還悄悄的鎖上了房門。

我睡在上鋪,小平是睡在下鋪,我爬上床拿了枕頭後,爬到下鋪說:「小平,今天要不要一起睡?姊有一些事情想問你。」

「姊?」

不等小平回答,我把枕頭放到旁邊後,坐在床上看著小平說:「小平,姊姊問你,你最近是不是有偷拿姊姊內褲跟偷看姊姊換衣服?」

只見小平默默的點點頭,然後突然抱住我說:「姊姊對不起,拜託不要跟爸爸和媽媽!」

我溫柔的撫摸著小平的頭,說:「小笨蛋,姊姊才不會。」

「真的?」

「真的,不過……」

「不過?」

「接下來的事情,你也不能對任何人說哦。」

說完,我直接把小平推倒,脫下他的睡褲跟內褲,此時露出來的是一根小巧可愛的小雞雞,跟影片上的那種肉棒完全天差地遠。

「姊、姊姊你在做什麼?」

「姊姊在做你漫畫上看的事情。」

此時我的臉肯定很紅很熱,這是第一次近距離觀看男生的生殖器(雖然是弟弟的),我用右手套弄著那根,只見小平的「弟弟」開始站起來,但是前頭卻跟影片上看的不同(後面人家才知道原來那叫龜頭跟包皮,小美真的好博學多聞)

「奇怪,怎麼不同呢?」

我一手套弄著,另一手伸到小穴自慰,只見小平喘著氣說:「好、好舒服…

…「

套弄的時候發現,皮好像可以在往下推,我就慢慢的往下推,「姊、姊!」

「噓!小聲!」

推到底的時候,發現的是粉嫩的龜頭,這時的形狀才跟影片上差不多,既然推下來了,我舔著嘴唇說:「小平,姊姊讓你更舒服要嗎?」

「更……舒服?」

我先試著用舌頭舔前端,發現會滲出黏稠的液體,接著含住小平的小弟弟,舌頭在嘴中纏繞著,順著龜頭,一下吸一下含,有時用牙齒輕咬,小平舒服的呻吟著:「姊……啊,啊,好像有什麼要出來了?」

當時我并不知道那就是射精,突然間,有一股腥臭味的液體從小平的肉棒噴出。

「唔!」我瞬間含住,為了不讓精液流出,等小平的肉棒停止顫抖後,我才含撰液吐出小平的肉棒,我試著學哥哥影片上的女生,先給小平看了看我嘴中的精液後,努力吞了下去。

起初雖然有種臭味與腥味,但是吞下去的時候,感覺身體開始發燙,我一邊脫掉睡衣一邊說:「小平,舒服嗎?」

「舒、舒服……」

「但是姊姊還沒舒服,可以幫姊姊嗎?」我跟著把睡褲與內褲脫下丟到一旁,露出我無毛的下體,用兩隻手指撐開小穴說道。

我看到小平稍微軟掉的肉棒又硬了起來,我微笑了一下說:「現在,姊姊要吃掉你了……」

我將小穴撐開,對準小平的肉棒坐了下去,一開始有點不順利還有點痛,但是應該是多虧剛才自慰的關係,稍微有點濕濕的……

「唔……小平,進來了哦……」

說實話并沒想像中的痛,處女血也并沒有流很多,反倒是插入的瞬間有種觸電般的快感……

「姊,你的裡面好舒服哦!」

「嘿嘿……」

我用雙手撐住上半身,下半身貼著小平左右前後扭動,然後學影片微微起來又坐下……

「啊啊……小平你,你的肉棒好舒服……唔嗯……」

我喘著氣扭著腰,突然間小平起身抱住我并開始抽插:「姊姊,姊姊裡面好舒服,停不下來!」

「咿啊!」突然被小平抱住,小平還不時輕咬我的乳頭,一手抱著我另一手往我的屁股胡亂撫摸,導致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啊!啊!啊!啊!」我喘息著,配合小平的抽插動作小聲叫著,此刻我完全沒任何動作,就像一個人偶被小平抱著插,但是我非常享受。

「姊姊!姊姊!啾……」

「唔!嗯……」

小平突然間吻了上來,一開始雖然被嚇到,但是我很快的與小平互吻,我的舌頭伸進小平的嘴內,與小平的舌頭互相攪拌,我也抱住小平任他抽插。

「姊,我、我好像又要……」

「姊姊也是……一起吧?」

大約又抽插了五分鍾後,小平突然用力抱緊我,接著溫熱的精液就這麼灌入我的身體,我此刻也抱著小平抽蓄,享受我第一次的高潮。

「哈……哈……」我抱著小平喘著氣,感受到小平的肉棒在我體內軟掉,我從旁邊拿出衛生紙擦拭著,這時小平突然將我推倒說:「姊,好舒服……再一次好嗎?」

我將頭轉向另一邊,嘟著嘴說:「小色鬼,就算姊說不要,你也會再一次對吧?」

「才、才不會,我最喜歡姊姊了!」

這這這這這就是所謂的告白了嗎?人生的第一次告白是弟弟!雖然是我誘姦弟弟的,但是這情形發展卻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我害羞到摀住臉:「討厭啦,這樣要人家怎麼拒絕啦!」

「姊姊……姊姊!」

小平將我的手扳開,接著又吻上我的嘴。

「姊,我要進去囉?」

「嗯……」

小平再度將他的肉棒插進我的小穴,這次因為是正常體位,馬上就頂到我的G點。

「咿嗚!那、那裡……」

身體瞬間經鑾了一下,小平看見後卻更快速、用力的抽插著。

「不、不行這麼快啦……壞、壞掉……姊姊真的會壞掉……」

「姊妳太可愛了,停不下來啊!」

「呀啊!討、討厭,好難為情哦。」

小平持續了約十分多鍾,我也感覺我快不行了……

「姊,我又要出來了。」

感覺到小平的肉棒在體內膨脹,我抱住小平說:「姊姊也,啊……」

剎那間,小平的第三發射入了體內,儘管是第三發但是份量卻依舊沒減少,一邊被體內射精一邊高潮……

「哈……哈,姊姊晚安……」

小平就這麼趴在我的身上睡著了,天啊,男生做完都會這樣嗎?

我幫小平穿好睡衣後,用衛生紙擦拭我的下面,接著從書包拿出小美給我的「藥」,雖然是當初小美半開玩笑給我的,但是沒想到真的派上用場了。

「做愛……這麼舒服,真的會上癮耶!」說到這邊的時候,我的左手不自覺的又開始撫摸著下體,我想我已經成為一個無可救藥的淫亂中學生了吧?

第二章「誘騙哥哥強姦我」

在學校時,小美就坐在我前面,我拍了拍小美的肩膀小聲說道:「小美,那個」藥「還有嗎?」

「藥」指的就是避孕藥,只見小美以奸笑的表情看著我說:「嘿嘿,咱們可愛的幼幼怎麼了啊?」

黃美蕓,外號小美或小蕓,胸部比我大(大概有C吧?),長的可愛帶有點小惡魔的感覺,會在頭髮側邊綁成一小束,常看到跟很多不同的高年級待在一起。

「妳、妳少管了,還有嗎?」

「可愛的幼幼這麼拜託我,當然有啊!」說完,小美突然抱住我還趁機親我一下!

≮中感受到小美的舌頭伸了進來,小美的舌頭在我嘴中遊蕩、攪拌,這種感覺是昨日與小平無法感受到的,一瞬間我就沉迷在小美的舌頭下,享受這股酥麻感……

突然,小美像是享受完一樣,舔著嘴唇悄悄說道:「幼幼,你知道嗎?其實人家最喜歡的是妳哦?」

這種話我已經不知道聽了幾百次了,從剛入學第一次見面小美就一直這麼對我說,還好幾次對我毛手毛腳,我也只好敷衍:是是,人家也最喜歡妳了。

「對了,這個禮物送妳。」語畢,小美從書包拿出一個禮物盒,小小的、大概只比鉛筆盒大吧?

「這個禮物是我送妳的哦,看到這個禮物就要想到我!」小美鄭重的把禮物放到我的手上,雙眼彷彿閃著光似的。

「是……」

回到家後,拆開小美給的禮物,差點沒暈倒,是一組跳蛋跟紫色、半透明的自慰棒……

我將自慰棒的按鈕打開,仿真的肉棒在那震動著,我吞了吞口口水後,望了望時間,離小平回來大概還有半小時吧,於是我趁著家裡都還沒人時,脫下衣服與內褲後,先簡單愛撫小穴。

「啊……嗯……」等到小穴開始流出淫蕩的汁液後,我將那紫色的仿真肉棒緩緩插入小穴,一種前所未有的飽滿感充斥著下體。

小平那種五年級的小肉棒完全就被比下去了!天啊,上癮該怎麼辦?人家真的這麼淫蕩嗎?

接著,我將開關打開……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咦!啊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啊啊!怎麼這麼舒服服服啊啊啊啊!」

我趴在床上,屁股翹高著自慰,紫色的肉棒在小穴裡攪拌、震動、跳動著,因為太舒服不一會兒我馬上高潮了一次。

抽出自慰棒後,我仍然以原本的姿勢就這樣趴在那喘著氣,起初插入雖然有種冰冷感,但是震動開關打開後,彷彿淫亂的觸手在小穴亂鉆……人家才沒有渴望被觸手玩弄……是有那麼一點點就是了……

「姊,我回……姊!」這時,小平剛好開門進來,看見我屁股翹高,還流出淫水,下體瞬間腫脹起來。

小平這時馬上脫下褲子,露出那可愛的肉棒說:「姊,我也要。」

「可以哦……請進……」我喘著氣,以兩隻手指將我的蜜穴撐開,露出粉紅的肉穴,示意小平可以進來了。

「姊!」

小平從後頭突然插入,我就趴在那邊讓小平抽插,像一隻淫蕩的母狗一樣。

「啊啊啊……嗯嗯……好、好厲害……」

房內充滿著淫靡的氣味,與我嬌喘的淫叫聲,雖然小平的肉棒比自慰棒遜色些,但別有不同風味,看來我不用怕小平無法滿足我了。

「姊,妳的裡面好緊……」小平從後頭抱住我,雙手玩弄著我的乳頭,嘴也沒停著,一下吸允我的脖子,一下與我舌吻。

「姊!」

「呀!」

突然,小平將我撐起,從原本的狗爬式變成四腳式,我的雙手被小平的兩手抓著,小平用這種方式進行深入淺出……

「啊……」

「姊妳看看你,流口水了。」說完,小平不忘先舔完口水後,再堵住我的小嘴。

「嗚,因、因為太舒服了嘛……」小平從後面緊緊抱住我,一手玩弄我的胸部,另一手玩弄我的陰蒂。

「姊,我快要了。」

「人、人家也……」話沒說完,馬上感受到小平滾燙的精液衝入子宮,我也在這時高潮了。

「呼,呼。」我喘著氣,看了看時間,哥哥也快回來了,急忙催促小平整理善後。

「姊,幫我清理一下好不好?」

趴在床上整理時,小平用那半硬半軟的肉棒在我面前搖晃,原本想拒絕但是一聞到精液的味道,我的嘴彷彿不受控制的開始吸允著……

「唔嗯……啾……嗯嗯……」

肉棒在嘴中又恢復了活力,此時我更使盡的吸,不時用舌頭鉆龜頭上的馬眼,此刻的我舌技等級大概又上升了吧?

「姊!」

「唔唔!」

瞬間精液從肉棒噴出,噴滿我的小嘴,我努力的含住,下一秒吞了下去……

「好了!清理完成!休息!」

「喔……」

小平貌似不甘愿似的,我嘆了口氣,這個小色鬼……

自從上次誘姦小平後,幾乎每天都會與小平做上一次,小平的技術也真的有越來越好,這究竟是好事還壞事呢?

晚上,是每周固定一次的家庭聚會。

全家坐在客廳,此時媽媽開口:「幼幼,國一了,要不要買胸罩了?」

「我終於可以買了嗎?」我興奮的大叫,雖然我的尺寸很……很可愛,但是多少還是想像一般的女生一樣有可愛的胸罩。

突然,哥哥反駁:「幼幼那麼小,有需要嗎?」

「陳平達!」我怒吼著,此時哥哥還在旁邊竊笑,說實話,哥哥長著滿帥的,身高也有172,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個性超不正經!與所謂的「理想的哥哥」有很大、非常大,世界大的差距!

「幼幼,不可以那樣對妳哥哥說話;達啊你也是,幼幼可是你的妹妹,別這樣。」

「」是。「」我與哥哥一同回答。

「啊,對了,爸爸,我想要買電腦!好不好啦?」我特地在句尾拉長音跟爸爸「塞乃」一下,爸爸思考了一下後說:「那禮拜天去買幼幼的內衣跟電腦吧?」

「萬歲M知道爸爸對人家最好了!」我瞬間衝到爸身上抱住爸,我還不忘轉頭對哥哥做鬼臉。

回到房後,小平跑來跟我恭喜,然後突然從背後抱住我,雙手伸進我的衣服內側玩弄我的胸部說:「姊姊不論怎樣我都很喜歡。」

「啊……小色鬼……」這小鬼頭玩弄的技巧真的有進步……不一下子我就感覺下體準備淹水災了。

不過我在理智崩潰的前一秒,敲了小平的頭說:「夠了哦小色鬼,姊姊很忙的!」

「是……」小平很落寞的走出房間,是有這麼夸張嗎?這麼想跟我做?

咦?等等……

腦袋中突然湧現一股邪惡的想法,只要讓哥哥愛上我(的肉體),他就不會再對我沒禮貌了吧?哈哈我真是淫蕩的有夠聰明!

所以我決定,想辦法讓哥哥強姦我!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所以我馬上打電話給小美。

「小美,我……」

不等我說完,小美馬上說:「幼幼,我送的禮物還喜歡嗎?」

「喜、喜歡啦……超舒服的……」我真的覺得我越來越淫亂了。

「下次有機會一起用吧?啊,對了,什麼事?」

「就是,我想讓我哥強姦我,有方法嗎?」

「噗哈哈,讓你哥強姦妳?為什麼啊哈哈哈?」

「因為他今天超過分的,當著全家的面說我不用買胸罩!」

「哈哈哈這樣哦哈哈哈……」

「吼,笑夠了沒啦?人家很認真的說……」小美妳再繼續笑,我真的會哭哦!

「好啦好啦,不笑不笑……有幾個計畫,明天我再把東西和計劃跟妳說。」

「小美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

「明天讓我親一下!」

「是是……」

掛上電話後,我馬上對天比出了勝利的V手勢,有小美加持萬事OK!

此時小平進房後,又默默的走了出去,咦?我怎麼了嗎?

隔日,小美一早就跑來找我,給了我幾顆粉紅色的小藥丸,與幾顆藍色的小藥丸,小美說紅色的是催情藥,也就是俗稱的發情藥,藍色的就是……討厭,這麼明顯還要人家說嗎?

「幼幼,所以妳最近是跟誰做?」

小美劈頭就問,真是一發直球!

「就,弟弟啦。」

「妳那個五年級的弟弟?」小美不敢置信的說,我點點頭,不然我要找誰做呢?

小美翻了翻白眼:「真不知道該說妳厲害還是……這麼小妳也,幼幼,下次我來幫妳吧!」

「幫?幫什麼!」我驚恐的色小姐在线电影說,小美是想做什麼?

「嘿嘿,秘密。」

小美舔了舔嘴唇後,似笑非笑的走了。

總之,拿到了任務道具了,準備去執行任務(被強姦)了!

今天我拜託小美幫我跟老師請假,提早回到家,因為小平今天有晚自習跟補習,哥哥下午就沒課了,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

回到家後,果然看到哥哥在客廳,我悄悄靠近,看到哥哥竟然坐在那睡覺,桌上有一杯水還沒喝完,我馬上把一粒藍色藥丸丟了進去,只見藥丸馬上就溶解在水中了。

我馬上衝進房間將制服換下,上半身只穿一件無袖的背心,下半身穿一件小熱褲,然後故意用力的甩上門!

碰!的一聲,哥哥肯定馬上被這聲給嚇醒了!

只見哥哥馬上出現在我面前,一臉驚恐的問:「怎、怎麼?」

「沒有……剛剛不小心手滑……甩到門了,吵醒你了嗎?對不起……」

我故意低下頭,裝作很無辜的表情,雙手伸到背後說道。

這麼做的原因是另一個,因為媽媽還沒帶我買胸罩,這件背心的領口又超開超大,哥哥很容易可以瞄到我小巧可愛粉嫩(絕對沒自夸!)的胸部!

「嗯,沒事就好。」說完,哥哥就這樣走回客廳。

……

…………

你這樣對嗎?你可愛嬌弱誘人犯罪的妹妹都這樣了,竟然沒感覺!

很好……實施計畫二!

走到客廳後,看到桌上那杯水已經被喝了一半,我整個欣喜若狂啊!

我摸了摸口袋,拿出粉紅色的小藥丸,咬碎一點吞了下去,瞬間感覺頭有點昏,身體微微發燙,小美說的果然沒錯……好險我只吃一點點……

過了幾分鍾,藥效開始發作,我開始微微喘著氣,這時我緩緩走到客廳沙發坐下,一手放在額頭上,表示不太舒服,有氣無力地趴在那邊。

哥哥見狀開口問:「幼幼,怎麼了?」

「哥……我頭好暈好熱,好像有點發燒……」

「妳在學校冷氣吹太多了嗎?」

「幫人家倒水……想喝水……」

「唉……知道了,坐在那邊,我順便幫妳拿毛巾。」

趁著哥哥走到廚房倒水的時候,我趕緊把剩下的藥丸丟進哥哥的那杯水裡,接著趕快再趴回原位繼續我的演技。

「水來了,毛巾放在這,自己稍微擦一下吧。」哥將毛巾放在桌上,真是不體貼!

我喝水的時候偷瞄哥哥,他坐回原位後也將他那杯水喝完了,我在心裡竊笑著:等等你就知道了。

我假裝要擦身體,把上衣脫掉,哥哥這時突然阻止我:「妳、妳在做什麼啊!」

「擦身體啊……都是汗……」我故意有氣無力的說。

「那也沒必要在這脫啊!」

「人家想……拜託哥哥幫我擦背後……不行嗎?」

「好啦好啦,轉過去!」哥哥不耐煩的說。

再幫我把衣服脫掉後,哥哥開始用毛巾幫我擦拭背後。

「嗯、啊!那、那裡……」

「擦就擦,別發出奇怪的聲音!」

「是……」

哥哥溫柔的幫我擦完背後後,我轉向哥哥說:「哥哥,前面……也拜託……」

偷偷的瞄了瞄哥哥,感覺眼神也有點心神不寧了,看來藥效也開始發作了。

「……嗯。」

哥哥一開始還會拿著毛巾擦拭,不知何時開始「只用手」在幫我擦,溫柔著撫摸著我那微微隆起的乳房與纖細的腰部。

每當哥哥的手指滑過乳頭時,我總會不自覺的小叫一聲。

「啊!」

「幼幼胸部小規小,倒是很敏感嘛!」

哥哥一邊親允我的乳頭,一邊將手伸進我的熱褲內。

乳頭在哥哥的嘴內被玩弄著,哥哥的舌頭順著我的乳暈畫圈,不時輕咬不時吸允,我也不甘示弱的解開哥哥那膨脹已久的褲襠,拉鍊一拉下的瞬間一條肉棒怪物立刻彈了出來,堅挺的龜頭與小平不同,是泛有光澤的降黝黑色,看得我心頭瞬間著迷了一下……

雙手幫哥哥套弄了一下後,從馬眼部份分泌出代表舒服的液體,哥哥也在這時脫下我早已濕掉的內褲。

「幼幼……」哥哥正在呼喚著我、乞求著我。

「可是……我們是兄妹……哥哥……」嘴巴上這麼說,我卻主動的貼近哥哥,此時哥哥坐在沙發上,我面向的哥哥抱住,就像隻無尾熊般,接著哥哥對準了我的小穴就這樣頂上來。

「哥、哥哥……好大……」

「是幼幼的太緊了……」

竟是春藥的關係,還是哥哥的肉棒真的太誘人,已經無法分辨了。

哥哥雙撐著我的屁股,我則是緊緊抱住哥哥任他玩弄,哥哥的雙手還不安分的想伸進我的屁股內。

噗哧!噗嗤!噗嗤!哥哥的抽插與我的淫水所製造的聲音充斥著客廳。

「哥哥,好舒服,討厭……會上癮啦!」

「幼幼,妳的才真的會讓我上癮!」

「嘿嘿,幼幼的身體很棒吧?以、以後求幼幼,幼幼可以考慮讓哥哥玩哦?」

「是是,幼幼的最棒了……不論是這小巧的胸部還是緊緻的小穴,哥哥最喜歡了!」

「哥、哥哥……喜歡,最喜歡了……親親。」

不知不覺我竟然渴求著與哥哥接吻……不過哥哥馬上與我擁吻了起來,當然哥哥的下體也更加勤奮地工作著,速度越來越快,每一下都彷彿頂到我的子宮。

哥哥的持久力真的不是蓋著,我起碼被哥哥搞到高潮兩次,哥哥卻還沒射精。

此時哥哥將我放在桌上,以正常體位插著,因為高潮兩次的關係吧?此刻我非常的敏感,要是哥哥再繼續下去,我可能又要高潮第三次了。

「幼幼,幼幼!」哥哥這時又加快動作,我感覺到哥哥的肉棒在體內微微膨脹,不過我也要高潮第三次了……

「射、射進來……人家、人家又要……啊啊啊啊啊!」

高潮的瞬間,我的雙腿不自覺的纏住了哥哥的腰,哥哥也在這時射了進來。

感覺到哥哥起碼在體內射了五秒吧?大量的精液從小穴噴了出來,討厭,都浪費了……

「哈……哈……」

哥哥趴在我的身上,與我喘著氣,堅挺的肉棒開始在我小穴癱軟,我故意說:「人家被……親生哥哥強姦了……」

「我、我好像強姦親生妹妹上癮了……」

與哥哥互相望了一下後,我閉起眼,哥哥也很識相的吻了上來:「小淫娃。」

「嘿嘿……小淫娃等等要去洗澡,門大概不會鎖……」

此時我故意緊縮小穴刺激哥哥的肉棒,果不其然肉棒又緩緩硬了起來。

「需要哥哥抱妳到浴室嗎?」

「為了預防哥哥的精子流出來,應該有必要。」

哥哥就這樣以抱著插我的狀態,將我抱到浴室,此時我與哥哥兩人在浴室又做了一次。

第三章「誘惑陌生人?」

今天是禮拜六,是我與哥哥和弟弟做愛後的第一個禮拜六。

「幼幼,腰動的很舒服哦?」

「啊,討厭……誰叫哥、哥哥的肉棒這麼粗,嗯嗯……插的人家太舒服了嘛……」

「姊姊,嘴巴不要停……」

「唔嗯……啾啾啾……」

自從那次與哥哥做愛後,某天的晚上哥哥想偷溜進房間與我做愛時,撞見我正在下鋪與小平纏綿,從此開啟了我們的三人行。

此時我正騎在哥哥的身上,賣力的扭動著腰,當然嘴也沒休息,努力的服侍著弟弟的小肉棒。

突然間,哥哥奮力往上一頂,一種快感與痛苦感衝了上來!

「啊啊啊!哥哥……好痛啊……」

我感覺到子宮被哥哥的肉棒頂著,雖然舒服但是痛覺更多,眼淚從眼角流出,哥哥見狀馬上把我抱住,我就這樣躺在哥哥壯碩的胸口上,任哥哥抱著我做活塞運動。

此時在一旁被忽略的小平,開始舔著我的屁股,因為剛才子宮彷彿才被哥哥頂到,整個痛到無法回應的我,在心裡乞求小平不要做那種事情。

⊥是肛交……

事與愿違,看來我與小平并沒有姊弟間的心電感應,小平先用雙手將我的屁眼撐開後,在洞口涂上不知道是他的精液還是我的淫水,开心五月激情网网接著準備進入……

「小平,不要……拜託……」我很怕肛交,當初用小美給的自慰棒試過一次,屁股整個痛到我哭了出來,從那次後我就非常害怕。

「姊姊,我忍不住了,對不起!」說完,小平就將他的肉棒插入,一股撕裂感般的痛覺立刻傳來,我只能痛的抱緊哥哥,哥哥大概是不忍心看我這樣,溫柔的親吻我,兩人的舌頭互相攪拌,暫時將注意力轉移。

「唔嗯,啾,啊……」感覺到哥哥的舌頭在嘴內遊蕩,滑過口腔、舌尖、牙齒……我的嘴巴完全被哥哥攻略了,如果說與小美舌吻是舒服的酥麻感,那哥哥大概是有種野獸般的溫柔感吧?

哥哥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說:「比較不痛了嗎?」

「嗯、嗯……」

清楚的感受到體內有兩條怪獸在進出,肛交雖然有點痛苦,但是當小平的肉棒與哥哥的肉棒一起頂到底的時候,肉壁清楚的感覺被擠壓,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姊姊,你的屁股跟小穴一樣緊,我快不行了。」

「幼幼,我也準備要射了。」

「人、人家不知道啦……」真的不知道,屁股那股撕裂般的痛覺,與兩條怪物在體內進出的快感,有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姊姊!」小平大喊一聲後,奮力的頂著我,接著滾燙的精液全灌入我的直腸內。

與內射子宮不同,又是另一種溫暖感……

「接好了!」

哥哥也在這時噴出大量的精液,咕嚕、咕嚕……

子宮塞不下的,都從小穴緩緩流出,我們三人就像迭羅漢般,趴著在那休息……

禮拜天時,爸爸與媽媽帶著全家去買我的內衣與電腦,因為天氣滿熱的,我的下半身穿著一件短裙,上半身則穿著之前那件無袖背心而已。

走到百貨公司時,因為挑內衣時在挑太久,弟弟與哥哥兩人先去別處了,爸爸在遠處坐著,只有媽媽陪著我。

「買哪種好?」我詢問媽媽。

此時店員走了過來,詢問:「是哪位要買?」

「我女兒。」媽媽指著我說。

「這樣,先過來,我先幫妳量一下……」

由於量出的數字比我的考試分數還要低一半以上,所以就不說了……

挑了幾件正常的,跟一兩件比較不正常的後,我試穿其中一件給媽媽:「如何?」

儘管胸前不算有料,但是這種猩愛胸罩穿在身上還是有加分效果吧?

「唔嗯……總覺得這件有點太孩子氣了?」爸爸不知何時站在旁邊說。

「咦?可是這件人家很喜歡啊,明明就很搭!如何?您女兒有性感嗎?嘿嘿!」

我在爸爸面前轉一圈後,竊笑著說。

爸爸一邊弄亂我的頭髮一邊說:「小鬼頭趕快挑吧。」

雖然爸爸裝作不在意,但是我有稍微瞄到,爸爸的西裝褲有些微隆起……

在買完內衣後,爸爸開車戴我們去電器廣場選電腦,因為全部都是哥哥幫忙挑零件組裝的,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螢幕要多大?」

「都可以。」

「硬碟要多大?」

「都可以。」

「顯卡、主機板、記憶卡、處理器?」

「都可以。」

「算了……」

「都可以。」

誰叫人家真的不懂啊!因為實在是太無聊了,到底在那邊待了多久我也不確定,挑完後因為有些無聊,我便說想一個人去逛逛,晚點會自己回家。

「幼幼,真的可以?」媽媽有些擔心的說。

「這邊離捷運站很近,坐一下捷運就到家了啦!」我拍著胸鋪保證沒問題。

「手機有帶嗎?有事記得打電話。」爸爸再三叮嚀著我,我拿出手機,將電池電量顯示給爸爸看,還有80% !

「姊姊,我也要一起去!」

「不要!」我一秒回絕小平,因為我逛書店的時候不喜歡有人打擾。

彷彿是我一個人就會出事般的擔心,終於在談了快五分後,才放我走……

「哥哥,我回家的時候要看到電腦哦!」我離開時不忘叮嚀哥哥。

「簡單啦。」

終於擺脫了!此刻的我彷彿剛體會飛翔的小鳥般雀躍著,我確認了一下時間,現在是下午一點多,大約可以逛到五、六點再回家。

在前往書店的路上,不知為何我心裡竟然出現一股邪惡的想法……

我走到公廁內,將內褲脫下放進背包後,走出公廁,對,我現在正處於沒穿內褲的情況下走在街上!

裙子不算長也不算短,這種牛仔裙是不用怕被風吹起,但是稍微撩起就可以看到我無毛的小穴。

一種害怕被發現的背德感,與暴露的興奮感充斥著全身,走在路上彷彿全部的路人都在注視著我,令人不自覺的加快了呼吸速度。

「我好像真的越來越淫蕩了……」我小聲的自言自語,這時已經來到書店門口。

走到我常看的推理小說區,看到有一個男的坐在那邊再看書,我故意走到他的對面,隨便挑一本後蹲了下去,此刻我的裙下風光只要他稍微抬頭就可以看到。

那個男的大約是大學生吧?只見他瞄了一眼後馬上又低下頭,之後又偷偷的在瞄,真是個膽小鬼……趕快來上我啊!

咦?上我?

我是有這麼渴求肉棒嗎?稍微回過神來後,我已經走出書店,與哥哥和弟弟坐是因為是認識、熟悉的,但我剛才在做什麼?我在誘惑陌生人?

不知不覺走到公車站牌前,搭上了公車,我站在中間那靠著,抱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看著風景。

「公車大概再幾站後要下車轉車……」我喃喃自語著,此時有一位穿西裝的大叔上車,身高有超過180吧,好像比爸爸還高,身材還滿壯的,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清楚,因為他沒有一般大叔的那種破肚,那壯碩的身材連襯衫也包不住……

〈得有點入迷了,糟糕糟糕!我甩甩頭繼續看著外面的風景,并不知道大叔正朝我走來。

發現的時候大叔正站在我身後,奇怪,車上空位很多,就算不坐也沒必要跑到我身後站著吧?

⊥在我在思考的時候,發現大叔的右手竟摟著我的腰,左手再撫摸我的大腿!

變態變態變態有癡漢癡漢癡漢有變態變態變態啊!變態與癡漢這兩個名詞在我腦袋中瞬間跑了不知道幾百遍,但是被大叔溫柔的摸的腰與大腿,理智早就跟著變態與癡漢一起被踢掉了。

我抓住大叔的兩隻手說:「癡漢先生?還是該稱作變態先生?請問您在做什麼呢?」

接著,我將大叔的左手從大腿移到我的短裙內,大叔粗曠的手指馬上就與我纖細的皮膚接觸,我誘導著大叔將我的小穴撐開,放入大叔的一根手指。

「看不出妳竟然是個小淫娃啊?」大叔在我耳邊輕輕吹氣說,接著在我的頭髮上深吸一口氣。

大叔的右手也終於不再客氣,直接深入背心內,上下都被大叔玩弄著,大叔這時還用那腫脹的胯下摩擦著我的屁股。

「猩愛,想要嗎?」大叔在我耳邊輕聲說著,還不忘輕咬耳朵。

好大一包……大叔的肉棒肯定比哥哥的更大吧?我要跟陌生男人做嗎?我真的這麼淫蕩嗎?

趁著理智還在的時候,我喘著氣說:「不要……不要在車上……」

〈來我的理智早就不見了……

被大叔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到的汽車旅館後,大叔溫柔的將我放在床上後,馬上脫下他的襯衫,看到後沒有哪個女生不會心動,結實的胸膛與八塊肌,這大叔的上半身都這樣了,那下半身?

吞了口口水,只見大叔頂著他那腫脹的褲襠說:「猩愛,可以麻煩妳嗎?」

我膽怯的幫大叔解開皮帶與拉男色女色网 女性鍊後,大叔的三角褲早就被那怪獸給撐著老大,當內褲脫掉時我更是驚呼一聲,比哥哥的還要大根粗,一股男人的腥味瞬間傳來,大叔笑著說:「哈哈,抱歉抱歉,有幾天沒清洗了!」

我搖搖頭,注視著那充滿白色汙垢的肉棒,肉棒在我面前跳動著,彷彿在誘惑著我……

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舔著龜頭後,接著緩緩含入,舌頭纏繞著肉棒幫大叔「清理」;我跪在床上幫大叔清理的同時,雙手同時在自慰著、想像著這堅挺粗壯的肉棒進入我的身體。

「呼哈!」肉棒清理完後,我吐出并細細品味大叔的汙垢,與精液的腥味不同,是另一種同樣會讓人上癮的味道。

大叔溫柔的卸去我的上衣與裙子,接著蹲了下去吸允我的小穴,感覺到大叔的舌頭先玩弄著我的陰蒂,接著整張嘴含住,舌頭再肉壁間徘徊,刺刺麻麻的的感覺不斷傳來……

「啊、啊、啊大、大叔!」大叔還在吸允我的淫水,不斷發出下流的聲音。

雖然還沒高潮,但是早已臣服在大叔的嘴下了,整個人癱軟在那享受著大叔的服務,突然間大叔停下動作,看著我笑著說:「別急,猩愛,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大叔用那肉棒不時頂著縫隙摩擦,不時用肉棒拍打,故意不插進來,我只好乞求大叔:「大叔,別、別再玩人家了啦……」

我淚眼汪汪的注視著大叔,伸出雙手乞求著、渴望著。

大叔擺出奸笑的表情說:「叫老公。」

「咦?」我遲疑著,叫老公?叫可以當我爸爸的人老公?這是哪門子的色情小說劇情?

大叔甩動著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拍打說:「不叫老公的話,就沒有獎勵囉?」

每一次的肉棒拍打,都令我下體抖動一次,想要,好想要……

「老……」

「什麼?」

「老……公……」

「說完整一點。」

我幾乎快哭出來了,第一次這麼羞恥啊!

我雙手摀著臉,害羞的說:「老、老公……人家想要老公的肉、肉棒……」

「非常好!」

大叔這時用他的雙手撐著我的腰,將我抱起,對準他的巨大兇器插了下去,與其說是飽足感不如說是撕裂感頓時傳來。

「啊、啊、啊太、太大了啦……人家的小穴要被撐壞了……」

「猩愛,叫什麼名字啊?幾歲了?跟幾個人做過?」

大叔一邊抽插著,一邊問我問題,不得不說大叔的技巧真的很高端,一下快一下慢、不時的扭動、又深又淺的進出著,本來不想回答,但是害怕大叔停止動作的我,只好照實回答。

「啊、人家叫、叫幼幼,啊啊,十、十三歲,跟兩,兩個人做過,啊……大叔,你弄的人家好舒服……」

「不對哦?」大叔在這時停止動作,膨脹的肉棒在我體內跳動著,彷彿在誘惑著我。

「老公,繼、繼續嘛。」

說完,我馬上堵住大叔的嘴,不讓他再說話,我雙手環抱住大叔的脖子,雙腳纏繞著大叔,任大叔這樣抱著我。

大叔這時將我抱起,靠著落地窗,背後瞬間傳來一股冰冷感,令我更加抱緊大叔。

「啊、啊、啊、老、老公……」

因為沒有支點,我只要滑下去就完全的頂到子宮,但大叔卻很故意,不時的降低高度,這種被玩弄的性愛是第一次體會到。

大叔突然將我的身體抬高,肉棒完全的從小穴拔出時還發出了「噗哧」的聲音,接著大叔又突然的將我放下、拔出、放下、拔出……

「猩愛,感覺怎樣啊?」

「討厭啦……」

當然是感覺的非常舒服啊,就在大叔這樣的玩弄下我到達了第一次高潮。

「舒服嗎?」

我羞澀的點點頭,但是我知道大叔還沒滿足,此時大叔將我轉向背後,從背後抱著我插,我的雙腳被大叔呈現M字形的打開,因為背對著大叔,整個人只能靠在大叔結實的胸膛任大叔抱著。

「猩愛,看前面。」

「……嗯?」

我無力的抬頭,竟然是一大面鏡子,鏡中的我臉上浮現出從未見過的淫蕩表情,更可從反射中清楚看見大叔的肉棒在我體內進出,每當拔出時就有些微肉壁被拉出,接著再插入。

「老公、老公、老公!人家又要、又要、啊啊啊!」

⊥在看著自己被幹的狀況下,第二次高潮來臨了,此時大叔坐到床上躺了下來,示意我服務他。

我就以肉棒沒拔出的狀況下,跨坐在大叔身上,開始扭著腰、前、後、左、右,扭動著、玩弄著大叔的肉棒。

大概是我的技巧無法滿足大叔,還是大叔忍不住?

突然間大叔起身將我推倒,讓我趴在那邊,接著大叔壓在我身上開始衝刺了。

「老公!老公!老公!」

我不顧形象的淫叫著,大叔這時從側面堵住我的小嘴,我只能發出嗯嗯的聲音。

又這樣過了約十分鍾,大叔滾燙的精液才衝於噴濺了出來,咕嚕咕嚕的充滿了我的子宮。

⊥在我以為終於結束的同時,沒想到大叔抽出他的肉棒,又往我的身上射。

「吚啊!」體內、體外都感受到大叔精液的溫暖,我無力的趴在那,大叔這時將我翻過身,擁入他的懷中。

我張開嘴喘著氣,大叔大概誤以為我是尋求接吻,溫柔的吻著我,但是左手仍玩在玩弄我的小穴,右手則輕捏我那早已硬起來的小乳頭,我知道只做一次是滿足不了大叔的。

「猩愛,感覺怎樣啊?」

大叔第二次問我,我只能像個小女生把頭埋在大叔的胸膛內,此時我趴在大叔身上,身子慢慢的往後移,直到頂到大叔那肉棒說:「老公,人家知道你還沒滿足……」

我扭著屁股,就像大叔一開始誘惑我一般,我親舔大叔的乳頭,我也不知道這樣男人會不會有感覺,只是很多A片好像都這樣演?

大叔這時抓住我的屁股,肉棒再次頂了進來,我與大叔的第二回馬上開始…

當我醒來時,旅館的鬧鍾顯示六點半,鬧鍾下壓著幾千塊跟一張名片,我簡單梳洗後將內褲從包包內拿出穿上,將錢收起來後我看著名片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將名片收進錢包裡.

第四章「受不了只好找爸爸」

最近開始學著穿胸罩了,雖然當初很嚮往,但是實際穿過後發覺有種被包住的感覺,讓人家不太舒服,看來要學著習慣才行。

「幼幼!」

「哇啊!」

小美突然從背後襲胸,讓我尖叫了一下,不過下一句卻讓我差點暈倒。

「幼幼竟然穿胸罩了!」

「別說這麼大聲啦,不對,我穿胸罩怎麼了嗎?」

小美以落寞的表情接著說:「這樣我就不能直接摸到幼幼那小巧可愛的美乳了。」

「……」我無言以對,甚至連掙脫小美的力氣都瞬間沒了,只能任由小美玩弄。

小美這時停下動作,嘟著嘴說:「幼幼這種反應真不可愛。」

說實話,小美長的很可愛,有時連我都會不小心看得入迷……不行,我在想什麼啊!我趕緊搖搖頭甩開這種奇怪的想法,這時小美抓著我的手問:「對了,幼幼,今天放學來我家吧?」

「妳家?」

放學時決定去小美家,我跟在小美後頭走,這條路沒記錯的話是前往商店街,這時小美突然走進巷子裡示意我跟過去,雖然疑惑但也只能跟著過去了。

「到了,因為不能走正門。」

「不能走正門?」這條商店街我記得沒什麼不能走正……門?難道!

「猜對了哦,我家就是那間」店「。」那間情趣用品店,小美這麼補充。

跟著小美上樓時,偷瞄了一下店內的情況,平常因為都快速走過并沒機會看到店內,店內意外的光亮,一半的墻壁都擺著A片,另一半是擺各種情趣用品,還有一些情趣內衣……

小美探出頭來催促說:「小色妹,在看什麼?上來啦!」

「來、來了啦!」什麼小色妹,人家只是好奇啊!

進到小美的房間後,出乎我意料的干凈,原先以為小美房間會滿亂的,沒想到小美這麼注重干凈,真有點對不起小美。

棉被也都有折、書柜也有很多書、還有音響、書桌上的書架還擺有一堆參考

書……除了書桌上陳列的物品例外……

「為什麼妳房間這麼干凈整潔,但是書桌上卻要擺一堆自慰棒啦!」我終於忍不住大聲吐槽了!

桌上有五支自慰棒,每支的顏色與造型不太相同,有幾支的是有顆粒、有幾支滿普通,小美這時笑著回:「就是想讓幼幼看啊。」

「我想回去了。」

「幼幼別這樣嘛!」

小美抓住我的瞬間,順勢將我推倒在床上,迫於無奈我只好躺著看著小美,小美仍然以一種很「變態」的眼神看著我……

「我是女生哦?」

「沒關係. 」

「我跟哥哥和弟弟做過了哦?」

「不介意。」

「我、我前幾天勾引陌生人哦?」

「沒問題。」

「我很淫蕩哦?」

「很喜歡。」

「小美妳很變態呢……」

「謝謝夸獎。」

到底是怎麼開始的我也沒印象了,突然間我就與小美擁吻了起來,小美卸去了上衣與胸罩,抓著我的手按住她的胸部,比我的大也很有彈性,說實話真有點不甘心……

「幼幼,幼幼,哈……幼幼的舌頭……」

小美趴在我的身上,我的內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她脫掉了,只見她用小穴與我的大腿摩擦著,并不斷的在吸允我的舌頭。

小美的舌技比想像中的好,很容易就讓人沉浸在裡頭,絲毫不曉得究竟哪方才是獵物……

「啾……啾,幼幼的舌頭好好吃……」小美在吐出我的舌頭時,還故意舔了一下嘴唇。

「嗯……嗯,小美……」我張大著嘴,吐出舌頭,小美見狀又含住我的舌頭玩弄著。

但是只靠這樣并不能高潮的,我想小美也很清楚……女生間的性愛沒這麼容易得到滿足,特別是在品嘗過被堅挺肉棒貫穿時的快感之後,這時小美不知道從哪邊拿出一支特別的自慰棒,兩頭都是可以插入的。

小美先將一頭緩緩的插入自己的下體,這時我才清楚看到小美的小穴,上頭有些稀疏的毛,但是好像都有整理過似的。

「討、討厭……別看人家的小穴看得這麼仔、仔細,啊!進、進去了……」

自慰棒的一頭,幾乎有三分之二已經進入小美的體內了,接著小美將另一頭對我的小穴,先用兩手撐開小穴後就緩緩插入。

「啊、啊,有、有點痛啊……」

「放心好了。」

突然間,小美往我嘴上吻了上來,舌頭不知道把什麼東西送到我的喉嚨,很快的我就感受到頭昏昏的、身體發熱、下體更是開始流出淫水……

「小美,妳……」

「猜對了哦,是一半的藥,放心好了,另一半人家也吃下去了,嘿嘿。」

嘿嘿什麼……上次只吃一點點人家就非常渴望肉棒了,這次竟然吃一半……

「人家會好好服侍幼幼的……」小美說完的同時,自慰棒也順勢進入我的體內,這時小美打開了開關,自慰棒竟然開始在體內旋轉著!

「咦?咦咦咦?」不但在旋轉,甚至有抽插?能感覺到前端的確有在前後移動,有些碰觸到子宮口……

「這是新商品哦!拿到的時候就、就想找幼幼一起了……幼幼、幼幼、人家真的很喜歡妳。」

說完,小美不但立刻吻我,下體還更用力的壓進,我感覺到自慰棒又更深入了,自慰棒上的顆粒在體內旋轉著,每一顆都刺激到肉壁,說不上是舒服還是痛苦,我與小美的雙腿因為這樣更緊緊交錯在一起。

「哈、哈、哈,人家好像、好像要壞掉了。」我抱著小美,頭倚靠在小美的肩膀上說。

我只能張著嘴喘著氣,口水不知道滴了多少滴在小美的身上,小美的乳房完全的擠壓在我身上,彼此的乳頭不時摩擦著……

「幼幼,一口氣加速囉?」小美這時將開關開到大,旋轉的速度竟然又加快了!

不行了,小穴感覺快要被攪爛了,小穴這樣攪拌真的會壞掉。

「不、不行啦!這麼快人家要、要去了啦啦啦啊啊啊啊!」

「我、我也,幼幼,我也要去了,一起、一起啊啊啊!」

我與小美兩人緊緊抱住,互相迎來了高潮,但是自慰棒仍然在體內旋轉著,我只能想辦法先拔出,不然這樣下去很快又會被一根無機物搞到第二次高潮……

稍微恢復理智後,不小心與小美互望了一下,我探口氣說:「唉……我……」

「嗯?幼幼要回去了嗎?路上小心一點。」

「啊、嗯。」這樣讓我無法討厭小美啊,唉。

回到家時,沒想到哥哥與弟弟都還沒到家!天啊,真是不走運,小美餵的半顆藥藥效還在啊,人家現在覺得下體奇癢無比,好想要什麼東西塞進來……

「幼幼,妳回來囉?怎麼臉紅紅的?」

沒想到這時爸爸竟然從廚房走出來?

「爸、爸爸你今天怎麼?媽媽呢?」

「今天開完會就先回來了,倒是你臉紅紅的,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沒事……有點熱而已,人、人家先進房間吹冷氣了!」我急急忙忙衝回房間,鎖上門,不行,想要肉棒……好想樣……

我掀起衣服咬著,將胸罩脫掉丟到一旁,一手揉著乳房一手玩弄乳頭,不夠,還不夠……

我將手伸進內褲內,中指插入小穴摩擦著,想像著正被肉棒抽插,正被爸爸的……爸爸?

突然回想起爸爸當時看到我穿內衣時,似乎對我起了「性趣」,不管了,不想管這麼多了,就算打電話叫大叔也不知道要多久,人家現在就想被肉棒插,所以我決定實施這個瘋狂的計畫了。

我將門鎖打開後,全身脫光只剩下內褲後,大聲尖叫了一聲!

這時爸爸果然衝了進來問說:「怎麼了?」

「有、有蟑螂。」我指著房間角落的縫隙說,爸爸的視線先在我的身上飄移了一下後,才走到角落。

「沒看到呢。」

「真的有啦!人家剛剛看到了。」我故意沒遮住胸部,再指了一次,偷偷瞄了爸爸,果然下面鼓起了一團,而且視線不時在我的胸部與內褲遊走……

「好啦,等等幼幼再看到再叫爸爸,爸爸先出去了……」爸爸說完就要轉身離開,不行!

我從後頭抱住爸爸,用非常嬌的聲音說:「爸、爸爸您要放女兒在這自己出去?您的下面肯定很不舒服吧?」

我將雙手移到爸爸腫脹的跨下,來回撫摸著,說實話這樣用我還有點怕,如果被罵就完蛋了,但是爸爸并沒有動作,反而加強了我的膽子,我決定更大膽一點。

「爸爸您沒有錯,錯的是幼幼對吧?壞女兒需要爸爸懲罰一下。」

摸出爸爸肉棒的形狀了,雖然隔著褲子仍能感覺到肉棒的跳動,這時我走到爸爸的面前,幫爸爸解開皮帶,脫下褲子與四角褲,一根期待已久的肉棒就出現在我眼前。

「幼幼,我們是父女……」

「啊……姆,嗯、嗯,啾、啾,趴趴的真好粗(爸爸的真好吃)‥‥」我沒理會爸爸,自顧的吃著那根肉棒,肉棒在嘴中跳動著,我順著龜頭來回舔著,不時吸允爸爸的睪丸、玩弄爸爸的屁眼,什麼道德倫理早丟一邊了,因為人家的下體早已經洪水氾濫了。

「幼幼,爸爸要射了!」爸爸這時突然抓住我的頭用力壓住,我也很配合爸爸盡量將肉棒往喉嚨頂,這時精液忽然直衝喉嚨,我還被嗆到一些……

「哈、哈,爸爸你的量真多……人家都嗆到了,不過真濃真好喝。」非常濃郁的精液,爸爸不知道多久沒有處理了,果然第一發還是要射在體內嗎?等等一定要讓爸爸在體內射兩次彌補才行!

「幼幼,爸爸的還……」

爸爸的肉棒依然挺立在那,我點點頭後起身,兩手撐開小穴說:「人家隨時都可以哦?」

爸爸突然將我壓在墻壁上,一隻手將我的腳抬起,接著粗壯的肉棒就這麼插了進來,完全的填滿了我飢渴的小穴;爸爸的另一隻手則玩弄我的乳頭,見爸爸的嘴閑著,我吐出舌頭示意舌吻,爸爸這才與我瘋狂的擁吻。大胆人体艺术照

「哦……嗯嗯,啊……啾……」

爸爸的每一下都頂到人家的心花,因為嘴也被玩弄著,只能發出些微的聲音,爸爸的舌頭在人家的嘴裡攪拌,甚至吸允人家的舌頭、口水;突然間爸爸將我抱了起來,人家只好兩隻腳纏住爸爸的腰部。

「啊、啊、啊,好深……」

噗啾、噗啾、噗啾,我的喘息、淫叫聲搭配著爸爸的抽插,下體也因巨物進出而發出淫蕩的聲音。

「幼幼,妳的小穴好緊,夾的爸爸好舒服。」

「爸、爸爸也插的人家好舒服啊!呀!」

爸爸這時低下頭玩弄我的乳頭,一下輕咬一下吸允,舌頭不時地順著乳頭畫圈,讓人家欲仙欲死。

「爸爸要射了!」突然,爸爸話說完就想將肉棒從人家的小穴拔出,我只好更加夾緊小穴抱緊爸爸,不讓爸爸得逞!

「幼幼妳!」

「射進來,射進來,人家要爸爸的精、啊啊啊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爸爸大量滾燙的精液就這麼直衝子宮,噗哧噗哧的射了進來,因為量太多,子宮與小穴塞不下的就滴到地上了……

爸爸這時抱著我坐在床上,肉棒還沒拔出,但仍沒有軟調的跡象,我喘著氣說:「爸爸,再來一次吧?」

「幼幼這麼乞求著爸爸,當然好啊。不過呢……」

「不過?」

爸爸要人家把長髮在兩側各綁成一束,然後穿上學校制服不穿內褲,這是某種角色扮演嗎?

「爸爸這是?」

這時爸爸躺在床上說:「過來吧,制服的釦子解掉一些,讓制服半脫。」

「真沒辦法呢……」

我解掉制服上面的扣子後,將制服脫到肩膀下,然後跪在爸爸的肉棒前,先以舌尖舔著馬眼、玩弄龜頭後,正準備要含住的時候,爸爸又制止我了。

「用胸部吧幼幼。」

「可是人家的胸部很……」

說規這麼說,我還是嘗試著用胸部幫爸爸服務,硬擠也擠不出什麼,只好試著摩擦。

肉棒與胸部摩擦,龜頭不時接觸到乳頭,都像觸電般,所以我改用乳頭去玩弄爸爸的龜頭。

「爸爸,可以了嗎?」

「嗯……坐上來吧。」

得到許可後,我就直接坐在爸爸的大腿上,但是還沒插入,我用小穴與爸爸的肉棒摩擦著,調戲著爸爸。

「嘿嘿,舒服嗎?」

肉棒順著小穴的縫隙摩擦著,只見龜頭前端也分泌出渴望的汁液,渴望進入人家體內的肉棒正在跳動著。

「嘻嘻,親愛的爸爸,人家現在就讓你舒服哦……」不在玩弄爸爸了,緩緩的讓肉棒進入體內後,開始扭動著腰;服侍爸爸的肉棒就像在自慰,但是因為肉棒有溫度會顫抖、跳動,這感覺可是自慰比不上的!

「嗯、啊、啊,好粗好大……呀,討厭,爸爸你這麼喜歡玩人家的胸部嗎?

∩是人家胸部很小說……

爸爸的雙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胸部上游移著,我索性往爸爸的身上趴下去。

「幼幼,爸爸以後每天買四物飲給妳喝要嗎?」

「爸爸你真的是變態呢……好啊,啾。」

趴在爸爸的身上任爸爸插抽著,但是這種體位應該很費體力?爸爸這時把我壓在床上,抬起我的雙腿成V字型後,就以這種姿勢開始活塞運動。

「討厭,這什、什麼姿勢啦?好害羞哦!」雙腿被爸爸的手壓住,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小穴與爸爸的肉棒進出著。

「幼幼,接好囉?」

「等、人家也、呀啊啊啊啊!」

突然,爸爸的第三發就這麼射了進來,有些還噴到臉上,我沾了沾臉上的精液,接著含在嘴裡,濃度竟然與第一發差不多……

「幼幼,爸爸不行……」「騙人!」

我勾住爸爸的脖子,先是深深一吻後,與爸爸的舌頭交纏了一下,分開時雙方的口水還牽絲著……

「爸爸的第三發還很濃哦?爸爸你有多久沒發泄了?」說完我還不忘刺激爸爸的肉棒。

「唔!」

「把人家搞到死去活來吧?人家知道爸爸還射不夠對吧?」我繼續挑逗爸爸,這時爸爸的表情就像換個人似的。

「哈、哈哈,沒想到我生出一個小淫娃呢,幼幼你別寫爸爸了,爸爸再射個十次都沒問題!」

「呀!討厭!」爸爸的肉棒在小穴裡又變得更大了,精液混著我的淫水滴到了床上,之後不知道又跟爸爸做了幾次,醒來時發現爸爸的肉棒還插在小穴裡…

「爸爸,以後只要你有需要,隨時可以找人家哦。」

我稍微扭動一下腰,小穴內的肉棒又硬了起來,我一個人玩弄爸爸的肉棒、服侍著做到沒力氣而睡著的爸爸,到爸爸醒來時肉棒又在小穴裡射了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