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传承(第六章)
传承(第六章)

「骚货,昨夜和你男人交媾,有高潮吗?」

「有……只有一次」

「真骚,他这么短的鸡巴,也能让你高潮」

「这跟大小无关,我和他可是真爱!」

「哈哈……真爱?话说他昨夜给你的惊喜大吧!」

「你坏死了,使劲折腾我男人,昨夜我哪有喜,只剩惊了!」

「射无精、喷无力、蹲着尿,这么贱的丈夫,你还满意吧!」

「滚!你就是个大变态,清哥好好的一个男人,硬是被你搞成这么个样子, 你倒是满足了,可我这个妻子,却是遭罪了」

「遭什么罪,你那小鸡巴,不是还能用!」

「那物虽能用,可是……」

「骚货,有得必有失嘛!先前他身体的事可轮不到你管」

「哼!这事我才不管,查有件事得问问你,他说新婚夜后,再也不同我亲吻, 这事也是你要求的吗?」

「额……这事跟我无关,是他自已想的吧!我考虑下,觉得这样做太过了, 发展下去你俩不成了他父母那般,这类事太过了反倒不刺激了,你和他说说吧!

我希望你俩接下来一年时间,过的日子和普通夫妻无异,这样到时候……「

「讨厌,我明白了……」

「……」

上午十点多,情夫就给妻子打来电话,手机铃声,吵醒了仍熟睡的我们俩, 妻子接时,也不瞒着自已,直接开了免提,让我能听见他和情夫的所有对话,在 他俩通话结束时,我听着时,已然吸舔了她一边奶子许久,直到她挂后对我说话 时,我才十分不舍的吐出妻子的奶头,应答她话。

「老公,你怎么看?」

「他说的有道理,这事是我极端了」

「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俩的生活……」

「正常夫妻」

「是吗?」

「是吧!」

之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俩如胶似漆般,确实过得如普通夫妻那般,可是 这只是没有性交时,两人的表现,一到了床上,妻子渐渐掌握了主动,在言语和 肉体上,逼迫着我这个丈夫,变成了……十月怀胎,大着肚子的妻子,几天后羊 水破了,是要生了,由於这是我俩婚后,她的第一次产子,而所生婴儿,不论血 缘,都将是我刘家的孩子,所以这事不仅让我这个丈夫,十分重视,连带我的父 母,也是如此。

地下室里,我站到了妻子的下体前,爸和妈一左一右,站在了屏风那边,同 琴儿说着话,产前我就时时为妻子细致检查,加上妻子已生产了数回,所以大家 都显得很轻松,并不紧张。

不到二十分钟,婴儿连同脐带脱出妻子宽松的穴口,还没两分钟后,胎盘也 随之滑落,妻子的轻松生产,宣告结束,负责接生的我,减了脐带,又帮婴儿打 针,并抱着他清洗干净后,这才递给了一直焦急等着的父亲,让他抱了过去,交 给了妻子。

「媳妇,你真本事,婚后不到三个月,就为我们刘家顺利生出了个野种!」

「妈,你别这么说,我只是个容器,能顺利生产,可是你儿子和情夫的功劳」

「说的也是」

「媳妇儿,是个男孩,长得可真像情夫」

「抱来我看看……是很像他」

「他播得种,哪能不像他呀!」

「爸,我不只有个好老公,还有个好公公啊!」

「我呢!」

「妈,你自然是天底下最好的婆婆啦!」

「呵呵……媳妇,既然进了我们家门,你就安下个心来,做个最性福,也是 最骚贱的淫妇吧!我和你爸只要仍在,一定会在你俩背后,尽心支持你俩的」

「老婆,这是当然,此类话就不多说了,也是时候让媳妇,为我们刘家的长 子,取个有名字了」

「爸,名字不该是你儿子来取吗?」

「别家是一家之主的丈夫来取,可我们家却不同,一般女性才是家主,所以 这名字……」

「哦……那就简单点,就叫刘义吧!」

「简单?这名字是有特殊的含义吧!」

「妈,你说的没错,刘家的媳妇,所生必定姓刘,可他却是我和情夫郑义所 生,所以这名就跟情夫的名一样,以示刘家的这个长子,其实是情夫的儿子。」

「媳妇,名字取的真好,照先前所说,我和你妈,就把他抱走养着,抚养长 大的一应费用,全由我儿子支付,是吧!」

「嗯」

妻子应了一声后,父母抱着野种,就要离开地下室,就在爸从我旁边走过时, 小声对我说道:「儿子,我和你妈先走了,接下来就是你发挥的时间了」

说后他头也不回,搂着妈出了地下室,留下了我和妻子还在其内。

「义哥,生了,是个儿子」

「儿子呢?」

「公公婆婆抱走养了」

「哦,按计划走着」

「是的」

「你老公呢?」

「啊……在吸舔我的烂穴!」

「真是个贱王八,他就一点也不嫌弃!」

「不会的,他是这世上最大方,也是最下贱的绿帽丈夫,我给他戴了无数绿 帽,怀上了你的孩子,并且在他眼前生出,他也只会感激我这个淫妻子,我说的 对吧!爱娶烂穴的绿帽老公?」

「老婆,你说的太对了」

「……」

摘除睾丸、尿路变道、精关改造的手术,虽然是极其成功的,可是仍有一此 副作用,比如我定要期註射激素,并且阴囊渐瘪,体毛脱落,音线渐细等等,这 些当然不是大问题,可最初适应时,仍很是困扰着自已,多亏我娶了个好妻子, 她总是陪着我,帮着我克服这些身体变化,带来的种种小毛病。

婚后半年间,一周只交媾两次,多数时间里,我自撸着,舔妻子的穴,使得 两人得以满足,这是我俩的床上规矩,妻子说操得少了,才能让我时时保持,操 她的欲望,我听后深以为然。

时间再往后,妻子会如我小时候的母亲,用皮鞭、蜡烛、麻绳、假阳具等等, 用从情夫那学来的技术,调教我成为被虐的一方,而她则成了施虐者,是为主动 一方,性生活的主宰。

无第三者,我委屈求全,所争取来一年夫妻生活,转眼完结,约定期前夜, 早几个月就十分坦白,对我说出想念情夫大肉棒的妻子,当着我面给情夫打去了 电话,对方接后,两人聊了起来。

「义哥,时间到了,你明天会搬过来住吧!」

「不一定,你老公在吗?」

「在」

「那把手机给他,我有事要问他」

「老公,给!」

「义哥,有什么事要问我的」

「当初的承诺,我给你俩一年时间相处,你呢?」

「一年后,我成为日本酒色绿奴」

「你不会反悔吧!」

「不悔」

「那就好,我没什么可问了,把手机拿给你妻子吧!」

「义哥~」

「骚货,洗干净了,别穿衣服,等我到来」

「嗯」

「……」

「来了」

第二天下午,我在家,去开了大门,把情夫迎入家中,并且像个佣人般,接 过了他的行李,跟在了他的身后,上到二层,去到了主卧之中。

楼下所雇佣人仍未下班,刚洗了澡,依照他言不着片缕的妻子,自然不方便 下楼,迎接她的情夫到来,只得坐在卧室大床上,焦急的等待着男人的到来。

一到卧室里,我马上关紧了房门,从他的行李中,拿出他和妻子结婚时的婚 照,挂上墙头,跟着又在屋内的显眼处,摆放上他和妻子所拍的亲密照,和他的 一些私人物品,在房内以及卫生间里放置时,情夫已然脱去了衣裤,赤裸着走到 妻子所坐的床边,挺着他渐硬的大肉棒,摆放在了妻子的近前。

「骚货,想它了吧!」

情夫近前时,用手抖了抖他的肉棒,问了妻子。

「想它了」

妻子回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你看到它,一点都不激动呢!」

「我激动着呢!一年了,我早被自已丈夫的小鸡巴,操烦了,一直想你的大 肉棒!」

「你这处有什么用!」

妻子说后,情夫伸出右手,用两根手指抚摸了片刻,妻子红彤彤的两片嘴唇 后问道。

「吃饭、亲吻,还有……舔你的大鸡巴」

「只是舔吗?」

「不,还有吃!」

「吃什么?」

「你的口水、精液、尿液……」

「舔吃他的吗?」

情夫手指我问了妻子。

「他没资格用我的嘴」

「你的这张嘴,做过最骚贱的事,有说给他听吗?」

「没有」

「那现在就说给他听听!」

「老公,我……我吃过义哥的屎!」

「老婆,你……」

清儿一向最爱干净,可是却连他的屎,我听完一脸的不可思议,望着妻子, 往下也不知如何说她或这事了。

「想要我的大鸡巴吗?」

「想,很想!」

「那就躺好,我要你当着他的面,把我的大便含进嘴里,骚货,你能做到吧!」

「这有什么难的,我是你的便器呀!」

妻子躺下,情夫蹲在他的脸上,只拉出一小截大便,被骚贱的妻子吞进嘴里 时,情夫转而用轻蔑的目光看向了,不发一语,在旁观看的我一眼后,说道。

「你的骚妻已经合格了,她连我的屎都能吞入嘴里,而你既然要成为绿奴, 就该用你的下贱表现,来证明自已了!」

情夫说时还暗示性的用手指,比了比他的屁眼。

「别光舔,帮我撸硬鸡巴」

我、妻子、情夫,已然十数年接触,我哪能猜不出他所给的暗示含义,我上 了床,来到了他的臀后,跪趴着张开嘴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刮舔起他刚拉出屎的 屁眼,在我舔后,他对我又有了新的要求,连拉屎的屁眼我都舔了,撸他肉棒这 种小儿科的事,对我而言,不在话下。

「好了,现在扶着我的鸡巴,放到它该进的地方去」

我清楚知道他这话的含义,可是对於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亲手握起情夫的 肉棒,把这物插入到自已妻子的肉穴里,这么做所带来的耻辱感,让我这个有些 重口绿帽性癖的男人,也是身子一滞,原地楞了片刻。

这个住处是我的祖屋,家里的所有一切,都是我花钱所买,床上的赤裸娇妻 是我明媒正娶进门,可是眼下的自已,却手握着另一男人的生殖器官,并且慢慢 用劲,一点一点的塞入到,本应只包容我性器的骚穴之中,我这个丈夫得有多下 贱,才能做到这样。

「骚货,还含着呢?」

我引导着,把情夫大肉棒的大半,塞入到妻子体内时,情夫开说道。

「呜……嗯!」

妻子听后,因嘴里含着秽物,含糊回道并且点了点头.

「可以了,我要开始操你老色小姐在线电影婆了,满足她下面这张嘴这事交给我,你去满足 她上面那张嘴,尽到一个丈夫能尽的义务吧!」

「骚货,吐给他吃」

我亲吻妻子臭烘烘的嘴巴,他让妻子把所含之物,吐给我我让我吃下「绿奴, 倒转身子,紧握骚货的双手」

咀嚼吞下口中秽物后,在情夫的命令下,我跪坐到妻子的头顶前,伸出双手, 同她的两手紧握。

「骚货,你主动点,快说该说的话,说了我才动」

「老公,我爱你,可我想让义哥操我了」

「老婆,我也爱你,我希望你得到应有的性福,所以义哥请快操我的老婆吧!」

「亲吻吧!我不说停,你们不准停下」

在情夫同妻子交媾时,无论他俩变化什么体位,我和妻子的手、嘴,实在不 行时舌,都一直交接着,妻子被他长26cm、宽8cm的驴屌,抽插时的表现, 同跟我性交时,大不相同,我俩每次性爱时,她的表现总是极为内敛,就连偶而 一次有了高潮时,都是如此,可与他交媾时,则表情极度扭曲,且手脚并舞,身 躯扭动,只不到半个小时,就已高潮了三回。

「绿奴,骚货的穴给你的小鸡巴,真是种浪费,这才一年时间,就紧了这么 多!」

「奶子,肉唇的颜色也变浅了,你很少操他吧!」

「又高潮了,还喷了,产后没满足的少妇,就是敏感呀!」

「……」

情夫让我吻着妻子,所以他在操穴时,所说的话,并不是为了让我俩回答, 只是单纯的用言语羞辱着自已,好让妻子更敏感、骚浪,我则更屈辱、兴奋.

近一个小时后,妻子似到了极致,已没了意识,整个人像犯病般痉挛着,并 翻起了白眼,她下体位转瞬起,那下半部份的床单已然全湿,此时情夫也似到了 射精边缘,抽插的速度加快到了极限。

「绿奴,别吻了,过来,看我内射你的老婆」

换了个角度,我看着妻子的骚穴,竟然完全吞入情夫那么粗长的肉棒时,我 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年破处后,有好多年了,我没能亲眼看到他人的肉棒, 在妻子骚穴内进进出出,终於结婚一年后,在这么近距离下,得以看见了自已期 待了许久的这幕。

「喔……射了……」

伴随着几声男性奇怪的呻吟,情夫应是达到高潮,在妻子的穴内射出精液, 几秒钟后,他耸动的速度渐缓,而且每回抽插时,都会带出一些白色的液体,证 实了我刚所想的没错.

「过来,舔!」

十数秒后,情夫完全抽离鸡巴,并开心五月天色最新网站用手掌,把穴口满溢的精液,匀抹了数遍 我老婆的骚穴后,这才移坐一旁,对我下了这个命令。

「人间美味」

这形容词一般是指美味的佳肴,可对我这个重口的绿夫,还有什么比舔吃奸 夫刚操完,留有妻子淫水,他男热呼呼的精液,混合起来更美味的液体呢!我真 变态,一边舔吃妻子烂穴腥臭液体,我一边暗骂着自已。

「骚货,我老早交待的那物?」

「床……就在床下」

妻子有气无力的回道。

「绿奴去把床上之物拿出来吧!」

他说后,舔吃干净妻子肉穴的我,下了床,从床底,拖出了一个不大,透明 的塑料箱子。

「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吧!」

「知道」

「那就打开,对着撸吧!」

结婚证、婚照、我和妻子这些年来互送的礼物、亲密的合照等等,是这箱子 里所装之物,我打开箱盖,在情夫的註视下,跪着套弄起鸡巴,几分钟后,我高 潮了,龟头马眼像挤牙膏般,缓慢的流出了液体,这一流就是一分多钟,我的体 液才得以流尽.

「为什么说是体液呢?」

没了睾丸的自已,所流哪还是精液,释放出的液体充其量就是精浆.

婚后一年半,我陪着已怀孕三个多月,小腹又微微鼓起的妻子,来到了情夫 指定,那家为我性器手术私人诊所的妇产科,门外坐等检查的我,看着那一对对 或焦急、或拌嘴、或搂坐种种不同表现的夫妻时,自已内心有了种浓浓的失落感, 很快坐我身旁,我牵着手的妻子,似乎察觉到了自家男人,突然间的情绪变化有 异,向我关切问道。

「老公,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在这种气氛下,眼见那些男人的妻子,怀的是他们的孩子,而我却永远不 能……」

「内射我?使我怀孕?子宫装你的种?骚穴生出我俩孩子?」

「嗯!」

「后悔吗?」

「悔是不悔,只是眼见这幕,心有所感罢了!」

「想来你也不悔,要不怎会尽心尽力,帮我怀上他的孩子」

「刘清……」

妻子说到这,我还不及应答时,就传来的护士喊我俩入内的呼声,跟着我俩 站起,被护士带入诊室里,之后护士退出,只留下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医生,在这 室内。

「躺上去,裙子脱了,腿分开……」

医生命令着妻子,一步一步照她的指示做。

「柳琴,结婚多久了?」

「一年半」

「流过产?」

「嗯」

「几次?」

「十来次」

「生产过?」

「生过」

「几次」

「五次」

「只结婚一年多,怎么会流过这么多次,还生过五个孩子?」

「流产大多是婚前,婚后只生过一个孩子」

「婚后那个孩子是你老公的」

「不是」

「现在怀上的这个呢?」

「也不是」

情夫在来这检查前数天,就已向我妻子说过,他预约的这名妇科医生,同为 我手术的医生一样,都是圈内之人,出许在检查时会说些,做些羞辱我俩的事情, 让我和妻子有个心理准备,并且好好的配合她,我和妻子听过觉得这么做十分刺 激,欣然应允。

「这些事你都知道」

「知道」

「她肚里野种的父亲,是谁你也知道?」

「知道」

「你不介意」

「不介意」

「头上绿帽可戴得真深,这么贱的男人可真少有」

医生说话间,拿来了个扩阴器,缓缓插入到妻子的骚穴里.

「就没见过这么黑的烂逼,哎呀!柳琴老公,这流出来的是什么呢?」

「精液」

「你的?」

「不是」

「那是搞大她肚子那个男人的?」

「嗯」

「都要来检查了,还让人搞你妻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子,还射得这么深,太脏了,我不好检查呀! 你身为老公想想办法!」

「我……」

自已明白医生这话的意思,只好去到妻子两腿前,弯下腰,埋下头,伸长舌 头,舔吃妻子被扩成碗状,骚臭穴口不时流出的白色液体,可没想到的是情夫射 的太深,量又太大,老长时间过去,妻子的穴里,却仍有液体流出。

「老舔不干净,要我帮忙吗?」

一旁的女医生看我舔了许久,那穴里仍有液体流出时,神色高傲、目光轻蔑 的问我道,我听后不有细想,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

「她竟然没穿内裤」

在我点头同意后,女医生迅速脱下了裤子,让她毛茸茸的下体露出,近在我 和妻子的眼前,之后她爬上手术床,蹲在了我的头顶上,拨开了肉唇,片刻间我 和妻子在她这举动下,仍楞着时,一泡既黄且躁又急的尿註,从她的小穴直喷进 妻子的穴里.

「怎么样,这样清洗是不是快多了」

女医生看到下贱的我,很快就自觉的,吞喝起那烂穴倒流回的尿水时,很是 兴奋的说道,我吞喝不及,哪能应答,没想到一直不说话的妻子,却在这时开口 回道。

「姐姐,你这办法真好,我这贱老公能吃到你的尿液,和奸夫的精液,可是 他的福气呢?」

「骚妹妹说的真好,等姐姐尿完,也给你点福气尝尝?」

「啊!」

「别嫌弃呀!听那奸夫说,你的丈夫最喜欢让你含过他的鸡巴,吞下他的精 液后,同她又脏又臭的小嘴亲吻,并且让你用这张嘴表达出对他的爱意,是吗?」

「嗯」

「这样太多次了,你俩不腻吗?要不今天我们换种玩法」

「怎么玩?」

「你看过别的女人小穴吗?」

「看过」

「说说,都有谁?」

「我和他的母亲,她姑姑,妹妹!」

「有舔过女人的穴?」

「没有」

「为什么?」

「都是女人,总觉得怪怪的」

「你老公舔过同性的鸡巴吗?」

「嗯」

「他这样不怪吗?」

「啊!是有点怪」

「你骚,他贱,可要公平,所以等下你要舔我尿过的穴,使我高潮,并且吞 下骚水,然后再与他亲吻,你说呢?」

「我……」

女医生尿后,真就慢移到了妻子的脸上,蹲坐了下去。

「贱男人,你不许看,骚货,舔我的穴!」

她一蹲定,就如此说道,我只得不舍收回目光,老老实实低着头,盯看着妻 子骚臭的烂穴。

「啪嗒……噢……骚货……口技……啊……真是不错……我要……啊……」

「贱男人,你说说,我和你妻子的穴,哪个更美?」

高潮后的女医生,分着腿站在床上,她湿漉漉的骚穴距离我的脸,只不到五 公分时对我问道。

「你的!」

肉唇只是暗红,穴口仍是紧凑,女医生虽然年纪大了妻子许多,可这骚穴, 以常个眼光看来,确实比妻子美观不少。

「那是现在是喜欢我的穴,还是你妻子的呢?」

「妻子的」

「为什么?」

「我爱她」

「真贱」

女医生这话说后,我下了床,走到手术床头与妻子亲吻了起来,我俩旁若无 人亲热时,她也不闲着,取出的扩张器,为妻子做起了阴道、B超检查。

「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是」

无论是含过屌,还是吸过逼,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我都不会嫌弃自已的妻子,这才是一个最好的 绿帽王八应有的态度。

「你们俩别亲热了,一起来看看吧!」

我和妻子在她说后,先后看了过去,很快目光就被那个屏幕上,显现出的梨 子大物体吸引住。

「你俩知道这是什么吧!」

「孩子」

「丈夫看到妻子肚里的这个野种,什么感觉?」

「兴奋」

「仍爱妻子」

「爱」

「不介意」

「当然」

「那脱了裤子,过来握住探头,看着野种,撸给我俩看看,你到底有多兴奋, 有多不介意!」

「老公,去吧!」

在老婆的鼓励下,我初次在个不熟的人前,脱下裤子,露出没有卵蛋,硬立 的鸡巴,边手握探头看着野种,边撸了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当着老婆外的女人 前,展露出自已变态下贱的一面,实话实说,这时我异常的兴奋.

「大人、宝宝都很健康,可以了,额……下次你俩来检查,就别穿内衣裤了, 这样方便!」

「好的,医生」

我和妻子穿好衣服,红着脸回后离开了诊室。

「骚货,你和宝宝都健康吗?」

检查后回到家里,我、妻子、情夫都不动声色,有外雇佣人的存在,我们尽 可能不暴露三人间的异常关系,在家里情夫的身份是妻子的表哥,只是暂住家中, 而上层所有睡房,和下层书房,一直都是自家人清理,可是一拨佣人做长后,多 少能看出点端倪,所以自家佣人换得很勤,平均每半年就是一拨,所以一直到晚 饭后,佣人到点收工回去后,情夫这才开口问出这话。

「很健康!老公,其实有王八在,又何必……」

「骚货,这么做一来是为了羞辱他,二来让你俩尝到大多夫妻怀孕后,所必 经的过程,这不是很好吗?」

「哼!算你啦!」

「义哥说的是!」

义哥叫妻子骚货,叫我王八,而妻子则叫他老公,也叫我王八,而我仍叫琴 儿「老婆」,叫情人「义哥」,三人在特定场合下才会改变称呼,所以此时我这 般下贱的回道。

「王八,领着怀着我的孩子的老婆,去检查有什么感觉?」

「看着那些丈夫领着怀了自家孩子的妻子,等持检查时,感觉有些失落」

「然后呢?」

「b超看到孩子时,还是有外人知晓时,我觉得屈辱并兴奋着」

「我没说错呀!亲眼看着我在你妻子骚穴播种,亲手捂大你妻子的肚子,眼 见到妻子腹中不属於的孩子,一天天长大,这种感觉对你这种绿帽变态好吧!」

「义哥,射进我妻子的烂穴里,搞大她的肚子,怀上你的孩子,到老婆生下 孩子,我会当亲生的把他养大的」

义哥住入后,平日夜里,我这个丈夫睡在客房,他当然睡入主卧,霸占着娇 妻,只有到了妻子排卵期那几天,他才会让我去到主卧,要我亲手把他的大肉棒, 放入妻子的口、穴、肛后,有时就让我看着,有时会让我推着,有时会让我抱起 妻子亲吻亲热,他则从背后插入操穴,更多时我会充当时肉垫,用不同姿势托着 他俩交媾,而每次到他要射精时,我都会说出这类让他高大妻子肚子的言语,供 其淫乐。

「好好捂着,不许漏出一滴!」

每次他射精后,抽出鸡巴时,我总会擡起妻子的臀部,把她的两腿搭到我的 双肩上后,就近看着妻子被他操得大张的骚穴时,自已并不闲着,手指会尽可能 把从穴口溢出的精液扫回穴里,差不多时,还会用手掌捂住妻子的穴口,令她能 更好的受孕,这样捂二十分钟后,我才会松了手掌,埋下头去,吸食妻子穴口溢 出的大量精液,在这之后,妻子体内不会流出大量精液时,多数情况下,我能操 上妻子一回,我早就喜欢上用自已肉棒,抽插情夫刚内射后,还有残留精液,妻 子温热腻滑的产道。

「王八,我怀上了」

时间不到三个月,那天晚饭后,妻子对我说道,跟着还拿来了,去医院检查 后验孕单,上面清楚註明,妻子已怀孕两周,这是妻子婚后初次怀上野种,我当 天得知时,内心真不知是喜还是悲。

「王八,我怀上义哥的孩子,你不开心了?」

「只是一时懵圈,我很开心」

「真的?」

「真的」

「那下面你该……」

妻子来到义哥旁边,脱了短裙,分开双腿,对我招了招手,我会意的走近前 去,面朝他俩跪在妻子双腿前,擡头看着妻子的骚穴,下贱的说道。

「辛苦老婆的烂穴接纳义哥的大鸡巴了」

我说后吻了一下妻子的骚穴。

「还有呢?」

「感谢老婆的子宫,又孕育了义哥的种子」

我起身吻了吻妻子的小腹后,转而走向义哥,跪着为他除裤。

「辛苦义哥的大鸡巴为我妻子播种,感谢义哥的子孙袋,产出大量优良的种 子,使我妻子受孕」

我边说着,边用手握着情夫的鸡巴擡起,亲吻了几下他硕大的龟头后,跟着 又是说着,仍手擡着他的肉棒,微低下头去,吸吮了他的两个蛋蛋各一下。

「王八,这就结束了,太简单了吧!四肢着地趴下……骚货你坐上去……王 八,来回算一次,鉆我胯九个来回!」

我不是第一次鉆他胯了,早没了抵触的心理,听后依言执行着,如同只王八, 驮着妻子在他胯下来回鉆着。